google code-beautifer

星期三, 12月 27, 2006

推動自由軟體的流行文化象徵

(更新於12/31/2006)

自由軟體是一種全民的生活方式,新的文化要靠年輕人去推動。

我覺得結合流行文化元素是蠻重要的一環。這其實很重要,好東西不見得大家都知道,在還沒因為用了IE 碰到大麻煩前,許多人並不瞭解IE 與FireFox 在功能上的差異。從一個社會的群體觀點來看,如何把這些為IE 奴役的使用者拉到自由軟體的陣營呢?好的宣傳其實很重要。

在微軟靠這壟斷市場所獲取的暴利來操控了雜誌到電視的各種主流媒體的前提
下,要與之對抗,最有效的應該就是這種螞蟻吞大象的方式

下面是目前我所收集到的全球的成果,供有心人參考,日後會不定期更新。

圖形象徵

Blog theme

戶外媒體

某部公車車體噴上了火狐狸的圖案

電視網路錄影

http://www.firefoxflicks.com/
上有幾百支社群自作的錄影,大部份是用quicktime 格式儲存,我在Linux firefox下放
有問題,但若在首頁選blog 就可以看到幾隻最佳影片實際在電視上放映的youtube 存檔
或按 Download 連結,然後用使 totem-xine 或 VLC 等軟體播放

mozTW 曾想過在Firefox 2 祝賀短片計畫-「火狐三十秒」,需要你幫忙!
徵求宣傳短片。立意不錯,不過執行上有瑕疵。首先時間太短,再來選拔是
"由 Mozilla Taiwan 管理團隊與中研院 OSSF 代表、「火狐30秒」剪輯導演共
同挑選使用影片。" 我個人對Mozilla Taiwan 管理團隊跟其他社群參與的導演共
同挑選是沒意見,但憑什麼要讓中研院 OSSF 代表來評?是官大學問大?還是出
錢的最大?說實在話,以錢來說,拍一部質優短片的耗費的成本一定遠超過
Firefox Party T-shirt 等紀念品的物質價值,人家firefoxflicks第一名可是
美金$5000等值的禮卷。OSSF又不是藝術大學,憑什麼資格來評定我等的創意?至
於對自由軟體的道德高度那就更不要提了。到現在還是不肯老實把
自由軟體鑄造場的名稱改成開放軟體鑄造場,或者把openfoundry改成freefoundry,儘
是在一些文字遊戲上作自欺欺人的把戲。

其實下次還有機會的話,我有興趣花上一個禮拜,好好的寫劇本拍一個宣傳短片,
不過我想跟mozTW 的柏強講,我是絕對不會去替道德高度低落的機關機構作白工,
寧願像之前在Linux Magzine撰搞一樣,繞道從國外的媒體來替台灣推動自由軟體。

街頭活動



商業結合


http://explorerdestroyer.com/
聯接了firefox 的宣傳跟實質的捐款。
上面有個聯接http://www.killbillsbrowser.com/
聯接了商業電影Kill Bill的影像,跟對抗無所不在威權的形象

有一些人誤以為自由軟體就是全靠hacker 在打天下,其實卻忽略了許多配套的細節。這裡要為以上全球對自由及開放軟體貢獻的社群致敬。

2 則留言:

Bob 提到...

我是柏強 :)

某單位「道德高度低落」?說實在我不知道這句話的因果,不過當初寫這樣的原因倒是很簡單:因為這個點子的主體跟推動都是由 OSSF 的專案經理自強大力協助、一開始出點子、找導演幫我們剪片、幫忙洽談音樂跟打廣告,說實在 MozTW 在這一項活動出的力只有用最快速度把規則寫好、將消息發佈出去而已(因為當時時間已不太夠)。

讓出點子的人協力當評審是我能給的禮貌。 :)

無論如何我相信你應該有很好的理由這麼說,或許你可以講詳細點或是寄信給我,都好,只是說明一下希望你了解。

ps. 我的 E-mail: bobchao@郵件.moztw.org (或者個人的是 bobchao@G沒有.com)

shelandy 提到...

柏強:

我替社群作事也有十多年了,瞭解有些事主事者其實不可能面面俱到。無關大原則的小節我是不以為意的,一但講出來都是陳年爛帳。我話原不想講太清楚,一講會變成翻某單位的爛帳。不過既然你公開問了,那我也只好公開答。

mozTW 是我認為台灣開放軟體社群最成功最有活力的一個例子。我這樣說不是表示其他社群沒發展,而是mozTW裏面有很多根本不是學電腦的人,也可以發揮相互合作的力量,用bottom-up的方式把這個社區壯大起來。打破傳統上要hacker 帶頭top-down 的迷思。
這樣的前提下,要不要找OSSF 其實都不重要。拿人資源固然方便作事,不拿其實也作的起來。我花力氣去寫這篇文章,不是去推銷卡通圖片,是要推廣
社群文化bottom-up的觀念

拿人資源,給人credit是主事者應有的禮貌。你說OSSF 大力贊助,這我絕對沒話說。(羊毛出在羊身上,OSSF 是花納稅人的錢耶,不像你我是純作義工)
但當評審?饒了我吧。外行領導內行!
他們請的起李安或侯孝賢嗎?真是那樣還講的過去。我可是社群,電腦,藝術三者都參與很深入的。

我不是說OSSF砸錢做事不對,而是說他們做事方式有問題。而且是從一開始,到現在經年累月都有問題。文中已經點出一開始的問題。其他問題我會在我的blog 慢慢道來。(劉?)自強經理個人對社群的互動如何不是我的重點,因為我只對事不對人(或單位)

去年秋天起我在這個全學院用windows機器的工程系裡兼職當 Unix OS講師,一個學期的時間我就讓所有學生的期末project 用開放文件/public domain,我不能理解台灣砸那麼錢在OSSF 上為什麼這麼多年還作不好?

我在沒能拿出自己一套solution前是不輕易公開批評他人的。欲知那些舊帳跟我的solution嗎?請按時收看我的blog